• 正品保证
  • 原人原作
  • 限量收藏

紫砂光器本无暇清如玉,缘何仍刻字其上

  • 编辑/作者:淘壶人小编
  • 日期:2018-11-07
  • 分享到:
扫码手机阅读
摘要:画不尽意,益以妙句,作为一种装饰,紫砂壶的刻字别有学问。

紫砂光器,主要讲究壶体各部的优美比例精湛的制作技巧和优良的实用功能,归根到底,紫砂光货的美就美在古典大方,朴实无华;美就美在自然素淡,原始雅致;美就美在实用把玩,简洁明了……或粗朴、或精致、或端重、或隽永、或灵秀、或精巧.......

紫砂壶

那么紫砂光器既然无暇,为何还要刻字其上?

我国传统悠久的水墨画与西洋油画、水彩画相比,有一个特点,中国画上画家常在上面题句,来达他们的情感,如八大山人题画诗多机锋禅语,板桥则睿言智语,信手拈来,齐白石、吴昌硕也尝题句以刺时弊。

紫砂壶

画不尽意,益以妙句,作为一种装饰,题好了,是锦上添花,否则便画蛇添足。同理,壶上的字,也不是随便刻的,艺人对壶铭的斟酌,不可不慎。

筋纹类南瓜壶可以铭:“仿得东陵式,盛来雪乳香”,典出《史记·萧相国世家》“召平者,故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贫,种瓜于长安城东,瓜美,故世俗谓之‘东陵瓜’。从召平以为名也”,以南瓜喻安贫乐道的自适心境。

紫砂壶


▲厉上清作品《石瓢》

石瓢类可以铭:“瓢饮之乐”,典出《论语》“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三心不可得,一瓢可得也”语出《金刚经》“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竹器类壶铭更是不胜枚举:“松风竹炉,提壶相呼”,“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三盏下腹,神清若汝”……
若注重茶饮之乐,可以考虑切壶切水的铭文:“且吃茶,清隐”合赵州“吃茶去”公案,为禅宗直指人心的开示:“笠荫 暍,茶去渴,是二是一,我佛无说”,“茶有冷暖,心无是非”。

有经世致用、明道宗经的劝世格言:“积德犹积金,怀仁胜怀宝”,“君子之立身也,修养为工,正诚为用” 语出《看山阁闲笔》

当然,常见的还是高视物外,在对浇漓世风的批判中,透露出哲人式的洒脱、安详、冷隽:“不作风波于世上,自无冰炭到胸中”语出《小窗幽记》,“眼里红尘无垢净,壶中弱水有炎凉”典出《心经》: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也有多如禅茶一味、即心是佛、春华秋实等玲珑剔透、益人心智的四字成语。

紫砂壶

▲厉上清作品《得福》

好的壶铭,有切壶切形作点睛之笔,也有抛开壶式,另作神来之笔,有道家养身延年的格调,也有儒家君子道德的标榜。讲究精而简,辞约意丰,切题合度,比兴联想内涵深邃,耐人寻味,切忌浅白直接,更忌粗鄙庸俗。

再者,日常把玩,反复吟咏之间,久了便会产生心理暗示,故应多用清心、平和、喜悦意味的壶铭,禅语佛偈的犀利超脱固然受人喜爱,但一味沉溺空门的凄凉、幻灭未免太过消极,绝非上选。

紫砂壶


当铭文出现在壶上时,器物便有了文化的意味,紫砂壶从此成为了文人艺术的特殊类型。

玩壶之余,每每读到击中心灵的铭文,总觉余味难遣,恨不能与作者尽兴一晤,只得再斟三道,在茶事的另一头,当做“心有戚戚”的应和吧!


来源:百家号

本文章来自网友投递或者新闻源RSS自动集录,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发邮件:rights@taohuren.com告知于小编,将尽快做出处理。
来源:淘壶人紫砂学堂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