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紫砂初识 紫砂壶开壶 紫砂壶保养 紫砂泥料 紫砂术语 紫砂工艺
文化
紫砂拍卖 紫砂展会 鉴赏收藏 紫砂文化 书法频道 紫砂人生 名家壶语 壶外天地
资讯
宜兴新闻 紫砂新闻 职称新闻 紫砂价格 陶瓷信息 茶叶知识 茶叶文化 茶叶展会 名家风采 导购信息
现在位置: 紫砂学堂 » 名家壶语 » 正文

我们眼中的惠孟臣后人——紫砂大师惠祥云

多少年过去了,惠祥云直到今天才对外人说出他做这把壶的实际情况:当年做这把壶的时候,光泥条他打了8000下,壶的肩膀做了两天,修改了三次,最后出炉的壶,不仅肩膀泥面光滑有骨感,而且看起来有肉,很圆润。

  收藏紫砂壶,一定要认识做壶人。一周前,淘壶人在宜兴有幸见到了不少做壶老师,惠祥云就是其中一位。
  2000年,惠祥云的“松鼠葡萄椿”壶出展国家轻工业局、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中国美术优秀作品评审委员会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获得金奖,2001年和2006年惠祥云被中国工艺美术家学会评为“全国青年优秀工艺美术家”和“全国青年优秀工艺陶艺家”,2011年,北京长风拍卖了惠祥云的“鱼化龙”壶,成交价格达到十三万元人民币。还有不少作品分别被台湾、香港、无锡、广西和国家等博物馆收藏。在惠祥云QQ空间,还看到了台湾民进党党魁柯建铭收藏惠祥云紫砂壶的消息和国民党主席连战给他的题字:“龙头志大”等等。
  至此,惠祥云在我心中的形象变得越来越高大,觉得他不是一般的工匠。在宜兴,淘壶人与他近距离接触,并进行了采访。采访完,一件一件认真观赏他的作品。他虽然没有大师技术职称,但他的作品绝对达到了大师级水平,每一件不论是选料、造型,还是制作工艺,都可圈可点,精美绝伦,没有丝毫粗制滥造的痕迹,具有较强的艺术欣赏和收藏价值

惠祥云老师与淘壶人的同事们

  同事们问惠祥云:壶做的这么好,你的师傅是谁?他说,启蒙是父亲,后得多位紫砂名家指点
  惠祥云生于1968年,童年的时候正是文化大革命。那个时候,农村实行的是按劳计酬。也就是说,一个男劳力干一天农活,可以挣十个工分,年底按照工分多少分配粮食。惠祥云家庭成分不好,父亲惠镐成干一天体力活,生产队只给他挣6分工。工分少,就意味着年底分配的粮食少,一家人肯定要挨饿受穷。父亲为了补贴家用和供孩子上学,白天干完集体的活,晚上偷偷地做紫砂壶。把做好的壶藏起来,让家庭成分好的外爷来家里时带出去拿到集市上卖钱。父亲晚上做壶的时候,他和哥哥都去看。父亲也告诉他们,这是紫砂土,也叫富贵土,可以做壶卖钱;他爷爷叫惠柏茂,是做壶的,老爷爷叫惠文沅,也是做壶的。老惠家做壶,最远的要到明朝,老祖宗叫惠孟臣。到父亲这一辈人,已经是第十四代了。
  从懂事到初中毕业,惠祥云一直看父亲做壶,听父亲讲壶,按照父亲的要求做壶。在父亲的严格要求和指导下,十岁的时候,他做出了第一把紫砂壶,是世代家传的朱泥三弯嘴的梨型壶。简单重复的工艺,对于孩子来说,时间长了容易产生厌倦,做起壶来就会敷衍。父亲发现了他的思想动向,对他说,做壶就是做人,从你做的壶上就能看出做壶人的人品。别人花了钱买你的壶,你要让买家物有所值,所以我们做壶的,必须敢担当,要有责任,要对买家负责。你敷衍做出来的壶,是没人要的。“天道无亲,常佑善人”这是父亲经常说的一句话,让他们兄弟姐妹当成座右铭,牢记在心,谨慎作人。每次回想父亲说过的话,他感受到了父爱的无限,理解了父亲望子成龙的拳拳之心。从此,在他幼小心灵深处,埋下了这样一个愿望,那就是:我年纪虽小,但是要担当,一定要好好学习紫砂,不能让家传几百年的朱泥梨型壶紫砂工艺在自己这一代人手里中断,不能让“与人为善、埋头苦干”的惠家家风在他手里失色。学壶,就要好好学;做壶,就有做出让买家满意的壶
  有信念就有动力。1985年惠祥云16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了,他就到邻居、紫砂大师何道洪家里,尊为老师。惠祥云回忆起这段历史,有一种自豪感和充实感。在何大师门下学艺的5年里,他说光打泥条就是一年。同事们问他不觉得枯燥吗?他说当时觉得枯燥,但现在看来,他理解了何大师的用意,这就是教他练基本功,是必须的功课。做壶好比盖房子,打泥条就是打地基,没有这些地基做基础,对一把壶的理解就不会深,也不会做出好的紫砂作品来。何大师那个时候是宜兴紫砂厂的领导,白天厂里工作很忙,只有晚上回家才会指导他们做壶,传授技艺。何大师早年从师于民国七大紫砂艺人之一的王寅春,有着扎实的功底和紫砂技艺。这5年,他跟着大师,从磨泥开始,到打泥条,再到设计造型、打身桶、贴花、烧窑,技术一样不拉的学,反复的练,使他的做壶技艺一步步走向了成熟。留给惠祥云记忆最深的是,何大师对弟子要求很严。比如贴竹叶,竹叶做好以后,不是随便粘上就了事,何老师要求首先选好贴的位置,思考贴的方向,手用力要轻,不能把叶子压进泥里,竹叶贴好后就像风吹的落到壶面上一样自然,看起来舒服、美观。21岁的时候,他离开何大师独立做壶了。
  惠祥云告诉大家,他的毕业作品是一把“德钟壶”。德钟壶最早出自清代名家邵大亨之手。这把壶最难做的是壶的肩膀,做平了烧出来就凹下去了,成功率不高;做高了,就露骨了,不好看。王寅春对邵大亨德德钟壶在某些地方进行了改动,造型比邵大亨的要好看些。何老师要求弟子做这把壶,就是要考徒弟们的手工技艺和创造能力。惠祥云理解了何大师的用心,十几天后,他拿出了自己的作品,何大师看了比较满意。多少年过去了,惠祥云直到今天才对外人说出他做这把壶的实际情况:当年做这把壶的时候,光泥条他打了8000下,壶的肩膀做了两天,修改了三次,最后出炉的壶,不仅肩膀泥面光滑有骨感,而且看起来有肉,很圆润

   惠祥云老师与淘壶人的同事合影留念
  1990年,宜兴来了一位台湾的大收藏家黄正雄。他找到惠祥云,拿出一把壶,让他仿制。惠祥云一看,是一把老祖宗做的朱泥梨型壶。这壶是清代的,虽然几百年了,但壶养的很好,泥朱红,造型别样,放在桌上,好像是一个健康的女子站着,非常有气度和磁场,十分耐看。这是惠祥云见到的为数不多的老祖宗做的梨型壶极品。半个月后,惠祥云交货了。黄先生验货后非常满意,说惠祥云用心做了,给了他3000港元酬金。这是惠祥云出道后首次得到海外藏家的认可,也是他获得的第一桶金,从此走向紫砂人生。
  黄先生跟他说:“一把壶,看起来是用具,或者说生活器物,但做壶的人不能这样看紫砂壶。要对紫砂壶有理解,对紫砂壶的理解,说白了就是对生活的理解。每把壶都应该是有生命的,这个生命是做壶人给予他的。只有这样,才能做出好壶来。宜兴现在做壶的人很多,有的人是用手做,有的人是用心做,还有的人是用灵魂做。这三种说法,就是对做壶人的三个不同要求。要做好壶,当一个好的艺人,最低的标准要用心做。你是名家之后,你对自己的要求要高,每做一把壶,都要用灵魂来做;你用灵魂做了,壶就有了灵魂。我们藏家才愿意出大价钱来买你的壶。以后,我每年来宜兴几次,看看你的壶做的怎么样,如果好,就每次来买几把收藏”。
  黄先生离开后,惠祥云一直在想这句话,怎样才能理解紫砂茶壶呢,怎样才能做到用灵魂做壶、给一把小小的紫砂壶以生命呢?有一年他去韩国讲课,吃饭时翻译告诉他,今天来听课的五六百人,每个人来之前都是经过沐浴过的。沐浴就是洗澡。惠祥云听了这话愣了一下,问其原因。翻译告诉他,韩国人每次喝茶前,都要对壶鞠躬,行开壶礼。喝完茶,又要反复的洗,反复的搽,然后双手恭敬地装进专用木盒子里保存。喝茶都是这样虔诚,来听紫砂课更是重视了。韩国姑娘出嫁,娘家都要陪一把紫砂壶,祝福女儿过门后全家平安,幸福安康。此事对惠祥云触动很大,在异国他乡,使他深深感受到了中国紫砂文化的伟大和魅力,感受到人们对紫砂壶的钟爱,对做壶手艺人的尊重。
  惠祥云在多年的做壶实践过程中,对紫砂茶壶的含义有了自己的理解,他自己总结出了这样一句话:“紫砂含五行,壶小乾坤大”。他认为,一把紫砂壶包含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火是用木燃起来的,土就是紫泥,泥也就称金砂,泡茶就有水。实际上,一把紫砂壶,就是一个吉祥物,有镇宅的作用,由于它含五行,可以互补命运,保持阴阳平衡。
  惠祥云还认为,做壶人要做好出一把好壶,首先要有经历,要有生活。他感慨地对我说,一个人,他的生活经历有多深,他对紫砂茶壶的理解就有多深。人生有喜怒哀乐,有悲欢离合,不是说喜事就好,悲事就不好,这些都是生活的积累。顾景舟之所以能成为紫砂界的泰斗和偶像,就是因为他有不平常的经历。构思造型,设计花色,选用泥料,给紫砂壶取名字,还要符合时代特征和当代人们的生活习惯和审美观。
  惠祥云现在每年只做20到30把紫砂壶,每做一把壶,不是随心所欲,想做就做的,都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思考,思考成熟了,才动手做。做出来的壶,常常得到藏家的抢购。藏家亲切的称赞他是民间的紫砂大师

    惠祥云老师与淘壶人同事合影留念
  作为紫砂名人之后,惠祥云对来访的好朋友说:大家到我家买壶,都是慕名而来。如果壶做不好,我一是对不起朋友,二是对不起祖宗。所以,对紫砂我比别人更纠结,有一种敬畏的心情。敬,是崇尚祖辈的技艺和名声;畏,是担心自己这辈人不能担当起传承孟臣壶艺的重担。人常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现在喜欢收藏紫砂壶的人越来越多。在收藏界和紫砂界,不论是国内还是海外,许许多多的人在研究惠孟臣,关注惠孟臣。作为惠孟臣的第十五代传人,惠祥云确确实实感到了压力和责任。
  惠祥云说,台湾大收藏家黄先生曾经告诉他,说他们家小小的一把梨型紫砂壶,引起了英国人的茶具革命呢!17世纪以前,西方人的茶具一般用金银器,多装饰华丽,造型细长。自从明代孟臣紫砂壶传到欧洲以后,聪明的英国人就发现一把紫砂壶,个头小,装饰简单,造型朴素,价格便宜,但泡茶好喝,有茶香,也节约材料,就在以后做茶具时,逐步简单化,瓷器化。黄先生还告诉他,孟臣壶为什么选梨型壶、用朱泥的原因,就是符合当时人们简单、实用、实惠的、好看的审美观。惠祥云在长期的研究老祖宗梨型壶的过程中,发现这款梨型壶口大腰直,往外倒茶叶水好出壶,壶里不残留一片茶叶;朱泥越搽颜色越好,光泽度越亮。他从史料里看到,在过去不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紫砂壶是为文人墨客和贵族服务的,旧社会能买的起紫砂壶的人,几乎都是有钱人。
  这些年,他扎扎实实做壶的同时,也做了几件光祖耀宗的大事。一是出资50万元,资助长辈编辑出版了《阳羡惠氏宗谱》一套五本,清晰了族人辈分脉络,积累了宝贵的史料。二是利用走南闯北的机会,陆续重金收藏了明代、清代到民国十多把“孟臣款”朱泥梨型壶,价值500多万。三是根据各界的要求,计划投资5000万元,修建“惠孟臣紫砂壶纪念馆”和“宜兴紫砂壶竹苑”。这两项重大工程完成后,还计划拍摄电影或者电视剧,进一步宣传弘扬“孟臣壶艺”。
  惠祥云告诉淘壶人的同事们,这些年花费精力最多的,就是不断收集资料,研究孟臣壶的选料、做工、装饰和落款等。他发现,祖宗的作品常常以小壶多、中壶少、大壶最罕;善于配制多种调砂泥,有白砂、紫砂、朱砂,以朱紫者多;壶式有圆有扁,有高身、平肩、梨形、鼓腹、圆腹、扇形等,后期专制朱砂几何形小壶,造型奇、体积小、工艺精。这种壶式为后世水平壶的前身。工艺手法极洗练,富节奏感,尤其是壶的流嘴,不论长或短,均刚直劲拔,有着与众不同的鲜明特色。壶体光泽莹润,胎薄轻巧,线条圆转流畅,成为孟臣壶突出的风格特征。他把这些写成笔记,珍藏起来,并把这些技艺,逐步思考消化,融汇在自己的壶艺中,以达到在继承中求发展、发展中求变化的目的。
  惠祥云举例说,他的作品《松鼠葡萄》,就是在“一粒珠”的基础上,改变壶嘴、壶把、壶盖原来做法,增加了松鼠和葡萄的造型,让壶更生动一点,包含的社会信息更多一些,这就是他把“光器”变成了“花器”的目的,就是壶艺在继承中求发展的结果。由于生活是多样的,人的喜好也是多样的。做壶人传承是祖宗壶艺是对的,但固步自封就是死路。梨型壶固然有人喜欢,但更多的人喜欢把大自然融入壶艺的茶壶。
  虽然大家亲切地称他“惠大师”,但惠祥云并没有大师的架子,十分平易近人,并在百忙之中解答同事们的疑问,为大家普及紫砂知识等等。

       

  松鼠葡萄壶


  金丝南瓜壶


  年年有余

                                                                 



来源:淘壶人紫砂学堂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news.taohuren.com

  • 紫砂壶展会
  • 紫砂壶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