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品保证
  • 原人原作
  • 限量收藏

袁小强-浅谈“石铫”与“石瓢”

  • 编辑/作者:淘壶人小编
  • 日期:2018-10-10
  • 分享到:
扫码手机阅读
摘要:石瓢壶是紫砂传统经典造型。溯源历史,有相关资料和实物佐证,当在清代乾、嘉年间,历代名家制作较多,但每人风格各异,其品种主要有高石瓢、矮石瓢、子冶石瓢。

壶中百变,首推石瓢。

石瓢壶是紫砂传统经典造型。溯源历史,有相关资料和实物佐证,当在清代乾、嘉年间,历代名家制作较多,但每人风格各异,其品种主要有高石瓢、矮石瓢、子冶石瓢,本人都曾制作过,并在此形上创作开片石瓢,均受人喜爱。但我认为还是以高石瓢为优。试以高石瓢为例谈谈其造型特点。高石瓢造型简练,古朴大方,端庄稳重,刚中有劲,敦实调和。壶的体形是以两条抛物线结合而成,一条是从口到底的转角处,一条是底中心至底的转角处。两条抛物线略有不同,但要运用得当,结合得恰到好处,感觉刚中有柔,和顺有劲。盖虽是平盖,但实质上中高周低,中间和边沿有一毫米的差距;盖板线厚薄正好,线要圆、润,下边要与口结合严密,上边与盖面的交接要和顺而;又要突出盖板线的圆整有劲。盖上的桥梁的(钮)是关键之处,高矮跨度都要有符合比例的形,变化较大。要抓住每一个细部:桥中央是狭处,慢慢向两面延伸至盖,特别是与盖的结合处要形成椭圆形,但又不是整个的,而是个三分之二椭圆;桥与盖的交接处要似明似暗,看得清但不明显;其内孔与盖的结合处缓转匀称,内孔也是三分之二个椭圆,与桥形成呼应;桥的两侧对称,处理手法难度较大。壶嘴称为直筒暗嘴。从嘴头至壶身,逐渐加粗,就像是从壶体上生出来的感觉。嘴的角度恰到好处,面要平整,内孔要圆,嘴内径是出水口小越往里越大,这样出水冲力有劲,不易涎水。壶把要与嘴对称,把内外都是和顺流利的三角形线条,把头与壶体结合与嘴相同,自然流畅。壶底部三足称围棋足,形如围棋子。足与底面结合清晰利落,三足位置呈等边三角形,要求匀称不偏,使整体统一,显示出一把壶的神韵齐全,风度大气,实用大方。石瓢在我们行家来说是永远跌不破的形。意思是说这些形很受行家喜欢,虽历经几百年还是推崇倍致,并可能一直延续下去。

袁小强-浅谈“石

袁国强作品《石瓢》

“瓢壶”何时改称“石瓢壶”?有文章说,“这应该从顾景舟时期说起,顾引用古文‘落水三千,仅饮一瓢’改称‘石瓢’,从此沿袭均称石瓢壶”;又说陈曼生与朱石梅分别在其参与制作的瓢壶铭文:“煮白石,泛绿云,一瓢细酌邀桐君’和‘梅花一瓢,东阁招邀”,也是顾老为之更名的直接依据。根据文章作者提供的资料,笔者却看不出顾景舟先生引用古文“落水三千,仅饮一瓢”是改称“石瓢”的缘由。

石瓢壶身,源自舂米的石碓,口小腹大;但不同于石碓掘地半埋,石瓢壶以三足立身;旧时为避尘秽,农家借用锅盖遮挡,故此锅盖拎手演进为石瓢独有之过梁。其身碓形、底置三足、其盖桥钮,此三要素构成了石瓢遗传的DNA基因。作为个人臆断,虽有些异想天开,但求证过程颇是小心谨慎,既见生产实物,又有生活体验。博学的高振宇就创作过一只碓身石瓢,算是例证吧。石瓢起源之另一说,应自顾景舟引用古文“落水三千,仅饮一瓢”,而将“石铫”改称为“石瓢”,从此相沿均称石瓢壶。据清末旗人震钧《茶说》谈到“器之要者”,当属铫。作为吊在炭火之上的烹煮用具,“铫以薄为贵,所以速其沸也,石铫必不能薄;今人用铜铫,腥涩难耐,盖铫以洁为主,所以全其味也,铜铫必不能洁;瓷铫又不禁火;而砂铫尚焉”。所以,紫砂铫取石铫形意而成壶,但已不具烹煮之功,仅作沏泡专用。陈曼生与朱石梅分别在其参与的石铫壶铭文:“煮白石,泛绿云,一瓢细酌邀桐君”、“梅花一瓢,东阁招邀”,想来这也是顾老为之更名的直接依据。石瓢制作大家以清中期杨彭年为上。他所制石瓢有高、中、矮之分;有圈把、提梁之别。并与陈鸿寿合作弧曲面的“曼生石瓢”,朴茂祥和;与瞿应绍合作直坡面的“子冶石瓢”,刚劲明快;与朱坚合作虚盖的“石梅石瓢”,浑厚高古。更为经典的是文人雅士有感而发,将诗书画印集于壶身,切水、切茶、切壶型、切感怀。“不肥而坚,是以永年”、“爱竹总如教弟子,数番剪削又扶持”等等,充满了人生的况味。

袁小强-浅谈“石

储亦斌作品《全手石瓢》

石铫壶铭文曰:“铫之制,抟之工,自我作,非周(周,字仁熟,宋泰州人,元初苏东坡举其为郑州教授)”,铭文的意思是说,石铫壶的制作是用紫砂泥制作而成,这是我们自己制作的紫砂壶,而不是“周”那时候制作的那种石铫。“周”那时是什么样的“石铫”呢?未见遗物,不得而知。但“周”曾赠苏东坡家藏石铫壶,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石铫”呢?我们从苏东坡的《坡公谢周仁熟惠石铫》诗中可以得到一点相关的信息。石铫诗说:周惠赠给苏东坡的这柄石铫壶的材质既不是铜也不是铁,而是颜色较深的,导热性差的石材,因为茶汤已经煮沸,而“龙头拒火柄犹寒”。作为吊在炭火上的烹煮器具,“铫以薄为贵,所以速其沸也。石铫必不能薄而砂铫尚焉”(清·震均《茶说》)。紫砂泥经高温烧结,其坚硬如石,将紫砂铫命其名为“石铫壶”当在情理之中。以此类推,将紫砂“瓢壶”改称为“石瓢壶”也是可以理解的。尽管“铫”与“瓢”的历史情况不一样。

参考文献:

[1]高振宇分卷主编,高英姿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顾景舟.江苏美术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本文章来自网友投递或者新闻源RSS自动集录,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发邮件:rights@taohuren.com告知于小编,将尽快做出处理。
来源:淘壶人紫砂学堂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