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品保证
  • 原人原作
  • 限量收藏

唐云是怎么与八把曼生壶结缘的?

  • 编辑/作者:淘壶人小编
  • 日期:2017-10-27
  • 分享到:
扫码手机阅读
摘要:唐云为我国著名画家,也是一位收藏家。生于西湖边,嗜龙井茶的他,爱好宜兴紫砂壶。生前有紫砂老壶、名壶数十把,其中仅曼生壶就八把,故有斋号称“八壶精舍”。 这八把曼生壶是唐云纪念馆的“镇馆之宝”,平日里不轻易露面。

唐云老年影像

唐云为我国著名画家,也是一位收藏家。生于西湖边,嗜龙井茶的他,爱好宜兴紫砂壶。生前有紫砂老壶、名壶数十把,其中仅曼生壶就八把,故有斋号称“八壶精舍”。 这八把曼生壶是唐云纪念馆的“镇馆之宝”,平日里不轻易露面。自唐云纪念馆落成以来,集体亮相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次。世人得一把曼生壶已属三生有幸,唐云如何有幸奇迹般连获八壶?且听慢慢道来——

陈曼生以文人特有的审美取向,将诗词、书法、绘画、金石融入紫砂壶,将文人艺术与制壶技艺有机结合,完成了紫砂壶从工艺品到文人艺术珍品的转变。

两把合欢壶和石扁壶、石瓢壶、匏尊壶、提梁壶、笠荫壶、井栏壶,这八壶的来源各不相同,每一把壶都有一段故事。有的是他从藏家手中重金买到的,也有在古玩市场慧眼识珠低价淘到的,有朋友慷慨赠送的。唐云的“八壶精舍”当然不止这八把壶,但却以这八把曼生壶闻名。

▌不还价,四两黄金一把壶

唐云所藏合欢壶

在八把曼生壶中,只有一把是在 1949年以前得到的,就是唐云常用的那把合欢壶。其时,他从杭州到上海不久,在一次酒会上,无意听说一位叫阮性山的人,手中有一把曼生壶,现在要出让。唐云看过阮性山画的梅花,但并不认识阮性山。通过朋友介绍,唐云见到了这把壶。壶的颜色及造型已使唐云喜不自胜,一看壶的刻铭——“试阳羡茶,煮合江水,坡仙之徒,皆大欢喜”,再看壶底,有“阿曼陀室”四字,顿时不忍释手。

毕竟是买卖,阮性山开口要价是四两黄金。初到上海的唐云,生活还漂泊不定,哪里有四两黄金!但唐云在购置藏品上自有他的豪气,只要喜欢,即使千金,从不讨价还价;不喜欢的,价钱再低也不购买。这次他没有还价,筹措了四两黄金,把这把壶买了下来。

从此,唐云的家中总算有了一把曼生壶,为他的“八壶精舍”树立了根基。后来唐云才知道,这把壶原是他的老朋友陈伏庐的,阮性山和陈伏庐也是好友,合欢壶是阮性山从陈伏庐手中购进的。

▌胡佐庆旧藏的合欢壶  

唐云所藏合欢壶

建国初,唐云是古玩市场常客。他常在吉祥寺吃过中饭,睡过午觉后漫步到五马路的古玩市场。在那他买过字,买过画,也买过鼻烟壶、玉器之类的小玩意。而他真正所要搜寻的还是曼生壶。

一天,唐云走进一家古董店,老板笑脸相迎,给他斟上一杯上等的龙井茶。老板和唐云闲聊着,试探着他想买什么东西。当谈起“曼生壶”,店老板说:“曼生壶倒是有一把,壶主病了,急需用钱……”“拿出来看看。”一听说有曼生壶,唐云立刻兴奋。“在家里,我去拿。”老板说着就去取壶。

一刻工夫,老板把壶拿来,说:“这是胡佐庆的收藏。”唐云知道,胡佐庆是有名的茶壶收藏家。唐云接过茶壶一看,只见壶底有“曼生”印,一看那壶铭,唐云的眼睛就亮了,壶铭是:“八饼头纲,为鸾为凰,得雌者昌。”这壶铭是什么样的含义,唐云还来不及去想,马上就说:“好东西,我要了。”

“只是价钱可能大了些,人家等钱用。”老板说。

“既然人家等钱用,你说多少就多少。”唐云。

“二百五十元大洋!”店老板要了价。

“就二百五十元大洋。”唐云一摸口袋,才知道自己身边并没有带钱,立刻又说,“只是我身上没有带这么多钱。”而曼生壶却紧紧握在手中,似乎是怕别人买去。

“你先拿去,改天再送钱来。”老板对唐云是绝对是信任的。经过一番筹措,第二天唐云按时就把钱送到了。

▌送货上门的扁壶

唐云所藏石扁壶

“有扁斯石,砭我之渴”,这是八壶精舍内第三把茶壶的壶铭。此壶原是上海收藏家宜古愚的藏品。这时,宜古愚家境衰落,老人又生了病。在新中国建立前,他家中的收藏都已散落,这时就不得不卖他视若生命的曼生壶了。古董商们知道宜古愚要卖曼生壶,已经几次上门,可是宜氏几次都没有把此壶卖出,他很关心这壶的命运,到了古董商手里,将来就不知它要流落到谁家了。

宜氏得知唐云收藏曼生壶,竟亲自把壶装在锦盒之内,送到唐云家中。

“鄙人不才,现在吃的是败家子的饭。”宜老不无伤感地说。

“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唐云安慰老人家。

“是啊,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把它转让给你,到了你的手里,它就不会有第二次被转让的命运了。”老人黯然泪下。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事情都很难说。”唐云说。

“不会的,不会的,你会与它终身为伴的。”宜古愚断言。

果然,唐云一生都将此壶爱护有加。

▌借十元钱买的瓢壶

唐云所藏石瓢壶

有一年,唐云到北京,要画家周怀民陪他去逛什刹海的古玩市场。北京是明清两代的帝都,特别是到了清代,文物古董精粹多汇流到北京。唐云漫步在古玩市场,东张西望,突然看到一把紫红色的石瓢。唐云走到地摊前,弯腰把壶拿起,捧在手里一看,果然是曼生的佳作,那壶铭特别使唐云欢喜:“不肥而坚,是以永年。”

一问价钱,摊主只要二十元钱。这时唐云身上虽然只带了十元钱,但他并不还价,向周怀民借了十元钱,把这把壶买下。

“你买这东西干啥?”周怀民问。

“个人欢喜,我欢喜它就买了。”唐云看似随意地说,其实是胸有成竹。

▌胡若思代买的匏壶

唐云所藏匏尊壶

提起八壶精舍中的第五把曼生壶,唐云总是说,“这把要感谢胡若思。”

胡若思是大风堂的门人,山水画家。一次,胡若思到苏州,在旧货商店看到此壶,就自作主张地给唐云买了回来。 唐云一看,原来是一把“匏壶”,是曼生壶中不多见的造型。那壶铭简洁古朴明了:“饮之吉匏瓜无匹。”

后来,唐云得到这把壶的拓本,才知道此壶原为清代大收藏家吴大澂的藏品,应是吴家的传世之宝,不知为什么却流落到市井。

▌满足欢喜的提梁壶

唐云所藏提梁壶

唐云的一位朋友魏仰之,是位书画爱好者,收藏古今书画颇丰。他在广东工作时,专程去北京,陪唐云去什刹海古玩市场。他也想借助唐云的眼力,在古玩市场上买几件东西。这次,魏仰之什么也没有买到,唐云却又买到一把曼生壶,而且只花了五十元钱。这是一把提梁壶,壶的把柄造型很别致。那壶铭是:“煮白石,泛绿云,一瓢细酌邀桐君。”

“茶壶你买它干什么?”魏仰之问。

“个人有个人的欢喜。字画你买它干什么?不也是为了满足欢喜吗?”唐云说罢,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亚明家装酱油的笠荫壶

唐云所藏笠荫壶

1979年,唐云去南京参加中国画的评选工作,和亚明相遇。酒余饭后,他们在一起聊天,亚明说起他家有一把茶壶,是用来装酱油的,壶嘴被堵住了,烧菜急用酱油时,偏偏倒不出来,用铁丝也无法搞通。

“你拿来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把它弄通。”唐云说。

相隔一天,亚明果然把那把装酱油的紫砂茶壶拿来了。唐云把沾满酱油的茶壶在手中把玩,爱不释手,根本不提捅茶壶嘴的事。

“这东西很好,你留着玩吧。”唐云说。

茶壶没有通,亚明又只好把它带回家中扔在一角。

过了几年,唐云和亚明在山东参加全国美协会议。两人的房间门对门,不开会就在一起聊天。唐云又想起亚明家中放酱油的那把茶壶,就问道:“你那把放酱油的茶壶还在吧?”

“你喜欢?”自己能有一件东西使唐云念念不忘,亚明自然也很高兴。

“我喜欢,那是一把曼生壶。”唐云说。

“既然是老友喜欢,不管是什么壶,我都送给你。”亚明说。

再过了一年,唐云又有南京之行。刚到宾馆住下,他就打电话给亚明:“你那把茶壶肯定送给我吗?”

“肯定、肯定。”亚明说。

“我现在就去拿。”唐云有些急不可待。

结果亚明将壶清洗干净,第二天便送给了有些“猴急”的爱壶者唐云。

▌惶惶不安的井栏壶

唐云所藏井栏壶

井栏壶,顾名思义,壶的造型就像是井栏。此壶是唐云从上海文物商店买回来的,壶铭为:“汲井匪深,挈瓶匪小,式饮庶几,永以为好。”买东西的人,总是希望价钱便宜些,可是这把壶便宜得到却使唐云心中有些惶惶不安,他带着惋惜的心情想:像这样好的壶,居然不标高价,中国的文物也太不值钱了,这是因为不懂,还是不尊重传统文化的价值?

往事如烟,随着近些年我国经济腾飞以及文物艺术品市场不断发展,人们对收藏的热度高涨,但是像唐云先生这样入藏曼生壶的情况恐怕已经很难再有了。

▌唐云简介

唐云,字侠尘,生前曾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代院长、名誉院长等职。


▌曼生壶

曼生十八式是由身为“西泠八家”之一的清代书画家、篆刻家陈鸿寿设计,紫砂艺人杨彭年、杨凤年兄妹亲手制作的十八种经典紫砂壶款式,因陈鸿寿字曼生,故名“曼生十八式”或“曼生壶”。


陈曼生把金石、书画、诗词与造壶工艺融为一体,相得益彰,创作了一种独特而成熟的紫砂壶艺术风格,开创了文学书画篆刻与壶艺完美结合的先河,创造了独特的壶艺风格,曼生壶在壶史上留下“壶随字贵,字依壶传”的经典名言。

本文章来自网友投递或者新闻源RSS自动集录,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发邮件:rights@taohuren.com告知于小编,将尽快做出处理。
来源:淘壶人紫砂学堂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news.taohur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