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紫砂初识 紫砂壶开壶 紫砂壶保养 紫砂泥料 紫砂术语 紫砂工艺
文化
紫砂拍卖 紫砂展会 鉴赏收藏 紫砂文化 书法频道 紫砂人生 名家壶语 壶外天地
资讯
宜兴新闻 紫砂新闻 职称新闻 紫砂价格 陶瓷信息 茶叶知识 茶叶文化 茶叶展会 名家风采 导购信息
现在位置: 紫砂学堂 » 壶外天地 » 正文

名人笔下的宜兴

名人笔下的宜兴


《故乡》——吴冠中

头一回漫游陶都的丁蜀镇,就把自己的心留在那儿了。

《水乡乐》——亚明

丁蜀镇那条熙熙攘攘的大街,至今还在我的眼前晃动着。这儿既没有波澜壮阔的大海,也没有奇异的沙漠风光,更没有令人惊讶的华屋大厦,却以自己的陶器艺术吸引着多少游人的心。

《清水埠头》——亚明

多少陈列着陶器的店铺,多少摆满了陶器的货摊,简直让人留连忘返。整个丁蜀镇,是一座庞大的陶器艺术博物馆。

《陶都》——钱松嵒

《江南春雨》——吴冠中

在一个白得满满囤囤的摊子上,一把把玲珑或古朴的茶壶,吸住了我的目光。茶壶中间还插了株洁白的荷花,那嫩黄的花蕊,顷刻间扑到我的心里去了。这哪儿像是人工雕刻的陶器?竟是从池塘里刚撷下似的。买一朵带回去把,放在案头,会让这五彩缤纷的陶都老在心里翻腾。瞧那一座座陶塑的肖像,也使人神往,那圆睁着双眼的大力士,蹲着两条腿,张开粗壮的胳膊,一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模样,这里蕴藏了雕塑艺人多么夸张的想象力,实在令人佩服。

《陶都游罢思前哲》——黄养辉

《朱公鼎山制陶图》——李桐

看累了,我就走进一间窗明几净的茶馆,坐下来慢悠悠的饮茶,还瞅着一群群乡亲们寻觅座位,在欢快地搭讪。他们笑的多么爽朗,多么昂扬,多么洒脱,只有告别了穷困,看到了似花似锦的前程,才会从心里迸发出这样的笑声吧。坐在我对面的一家三代人,各自欣赏着自己刚买的陶器。满头白发的老汉,摩擦着那煞像是一根竹节的紫砂茶壶。壶盖上雕出的那几片竹叶,碧澄澄的釉采,使我想起了昨天去过的竹海,幽静,深沉,望不见尽头的一片青颜色,搀满了山野里的清香,喝一杯从竹节壶里泡出的绿茶,也能尝到清香的滋味吧。老汉告诉我,卖这个精巧的茶壶,就花了他几十块钱,出手够大的。

《紫砂老艺人-任淦庭》——张仃

他儿子在专心地玩着手里的鹦鹉瓶儿。那碧玉似的圆团,活脱脱是个顽皮的鹦鹉,勾着嘴,弯弯的翅膀,胖墩墩的双腿,还有那一对闪亮的眼睛,分明是在张望着人们。可惜的是头顶开了个窟窿,不过如果没有这个很大的窟窿,花儿该往哪儿插呢?

《煮茶图》——陈师曾

俊俏的孙女儿,却睁着一双灵秀的眼睛,望着洁白雅丽的维纳斯雕像,许是想跟这异邦的美神比个高下吧。

《茶熟梅香》——吴昌硕

老汉掩饰不住心中的欢乐,从行囊里拿出刚买的苏州糕点,一定要我尝尝滋味,还诉说起他们全年的收成,挺乐观的一笔数字啊!他问我是从哪儿来的?比他们这儿的日子过的更舒心吗?

《家乡菜》——唐云

这人声欢腾的陶都,自然也还是寒伧的,多少大街小巷,在歪歪扭扭的瓦屋旁边,堆满了瓦砾和垃圾,却几乎很少有长得挺拔的树木。记得在金山漫游时,有几个留学美国的年轻朋友,曾跟我探讨过,最能让城市显得美的究竟是什么?我不加思索地回答:“是树木和草坪!”他们竟高兴地喊叫起来,原来我跟他们的意见完全一致。我想,如果在中国的每一个城镇里,都簇拥着大树的绿荫,布满了青青的草坪,就立刻会变得惊人的美丽。

《家乡好》——钱松嵒

《陶都一角》——钱松喦

当我在参观均陶厂的时候,就这样被展览大厅四周的景色迷住了。这儿真的是杂花生树,绿草如茵,架着小桥的流水,铮铮淙淙地响,在这环境里观赏一件件的陶器艺术,这不像是到了天上人间?在丁蜀镇的时间太短促了,多少个陈列陶器的展览厅,都只是匆匆走过。那摹仿古代青铜钟的器皿,那像蓝宝石似的花盆,那说不尽花色品种的茶壶,如果都得停下来仔细欣赏的话,恐怕得在这儿再住上半个月。

《善卷洞》——钱松喦

《陶都春晓》——钱松喦

《供春》——钱松喦

《茗具梅花图》——吴昌硕

离开陶都的前夜,宜兴紫砂二厂的厂长史俊棠来找我聊天。我真钦佩他的气魄,竟邀请了全国各地不少散文家,上这儿参观访问。我更感谢他们的盛情,让大家大开眼界,在这陶瓷的艺术世界里沉醉了两天。

《清供》——顾景舟

《清供》——张继馨

《滚龙缸》——芮金富

当我回到了遥远的北国,依旧在想念着迷人的陶都,我真的渴望着能旧地重游,再仔细去领略一番艺术的奥妙,好在自己抒写人间的种种遭遇时,可以增添不少美丽而又神奇的意境。

图片来源:徐风主编《名人笔下的宜兴》

来源:淘壶人紫砂学堂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news.taohuren.com

  • 紫砂壶展会
  • 紫砂壶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