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紫砂初识 紫砂壶开壶 紫砂壶保养 紫砂泥料 紫砂术语 紫砂工艺
文化
紫砂拍卖 紫砂展会 鉴赏收藏 紫砂文化 书法频道 紫砂人生 名家壶语 壶外天地
资讯
宜兴新闻 紫砂新闻 职称新闻 紫砂价格 陶瓷信息 茶叶知识 茶叶文化 茶叶展会 名家风采 导购信息
现在位置: 紫砂学堂 » 紫砂人生 » 正文

省大师赵曦鹏-浅谈紫砂花器造型中的生命塑造

赵曦鹏,1975年出生于江南宜兴紫砂世家,1992年进紫砂工艺厂,1993年师从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季益顺先生学艺,技艺功底厚实,设计灵秀俊逸,造型端庄大度,品格清丽高雅,业内人士称他深得其师真传。

赵曦鹏

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

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

首届宜兴十佳青年陶艺家

宜兴青联会员

江苏省陶瓷行业协会会员

江苏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

紫砂十二之星

宜兴市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

1975年出生于江南宜兴紫砂世家,1992年进紫砂工艺厂,1993年师从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季益顺先生学艺,技艺功底厚实,设计灵秀俊逸,造型端庄大度,品格清丽高雅,业内人士称他深得其师真传。在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加以创新。擅长壶上浮雕、贴塑,装饰画面与主题造型和谐统一,比例协调,给人以一种美的愉悦,作品取材于自然,经提炼又高于自然,从而产生一种沁人心脾的诗情画意。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创作风格,作品多次在国内大赛中获奖,得到专业人士的高度认可。

2011年被“共青团宜兴市委员会”“宜兴市青年联合会”“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评为“十佳青年陶艺家”称号,2014年获“宜兴市五四青年奖章”。现为“季畅园”创作主力、季益顺流派的优秀传人。


咏荷,与“佛门陶刻家”、鲍志强得意高徒厉上清联袂出品

浅谈紫砂花器造型中的生命塑造

在紫砂艺术造型中,花器以其独特的雕塑装饰手法,融合陶艺家思想情感仿生自然生命形态,可以说紫砂花器是最富有艺术生命的造型方式。紫砂花器是模仿自然生命体的艺术造型表现形式,紫砂花器造型的艺术生命是繁华的、生动的、充满旺盛生命力的。紫砂花器以自然万物为模本抒写艺术生命,从直观形象上表现富丽繁华的自然生命形态,从而赋予造型旺盛的艺术生命。以紫砂花器作品“天祈富贵”来说(见图1),壶体造型装饰塑造了充满生命力和生命动态的艺术形象。“牡丹花开”这形象寓意塑造了自然界“百花争艳”的艺术画面,而“彩蝶绕花舞”又给整体造型增加了艺术生命体的动态美。从造型整体上来看,艺术作品“天祈富贵”直接形象地描绘了一副春天百花盛开、万物争春的艺术画面。

咏荷,与“佛门陶刻家”、鲍志强得意高徒厉上清联袂出品

在紫砂花器的生命塑造中,像“天祈富贵”这种直接正面塑造自然生命形态的内容形式是最为常见的,这是紫砂花器对艺术生命塑造的成功经验。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紫砂花器造型都采用这种直接正面表现旺盛自然生命力的艺术形式内容的,有的作品相对这种直接正面的艺术生命内容反其道而行之,如果说“天祈富贵”表现的是春天勃发的艺术生命的话,那么艺术作品“生命之歌”就从另一个方面表现了历经自然秋冬季节过程中那种含蓄的、抗争的艺术生命。纵观紫砂花器作品“生命之歌”(见图2),艺术情感如其名就是讴歌自然生命,从最初的造型构思设计开始,就把全部的艺术情感投入艺术生命的塑造中。

幽兰,与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束旦生联袂出品

我们知道在传统紫砂壶体造型中,其壶体设计大多都是造型规整、壶体表面光洁为前提要求的,甚至很多紫砂花器也是在传统规整造型和光洁壶身上添加装饰物体而已,在添加的过程中往往还是很注意尽量保持原有壶体的规整度。作品“生命之歌”从造型根本上打破传统壶体的规整,因为某种程度上的规整度是对艺术生命爆发的压制,紫砂花器是表现自然生命体抓住思想感情与天地万物交流时的那一瞬心灵感应,以它为契机,突破传统造型的桎梏,创新改革,创作出具有时代气息、富有艺术生命力的艺术精品来。在具体造型的创意设计过程中的艺术造型,而自然生命体几乎都是不规整的,只有抓取自然生命的精华,最大限度地表现对自然生命的热爱,才能最大地赋予作品艺术生命力。因此,我们不能过于纠结传统造型,要,作品“生命之歌”抛弃了传统花器造型一般规整、壶体光洁的艺术审美方向,从造型设计之初便反复考虑把装饰事物融入艺术造型整体塑造,而不仅仅是造型完整后再进行壶体表面的装饰添加。造型与装饰的一体化艺术塑造,往往比分割开的壶体装饰更具艺术表达力和感染力。

窗外幽兰,与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束旦生联袂出品

换言之,这样的塑造形式往往更具有鲜活的艺术生命。在“生命之歌”作品具体造型上,它的壶体、壶把、壶嘴、壶盖虽然是不同造型部位的个体,却是造型艺术画面不可分割的整体塑造,所有造型部件都连接成一个有机整体,共同塑造了一幅“枯木逢春”的艺术画面。再观壶体、壶把具体造型部分,生动形象地塑以枯木的“疤节”,在艺术直观上使得壶体造型表面显得处处“坑洼”,但是这些“伤孔累累”的创意造型反而是对自然生命最形象生动的艺术讴歌,它们就好比一幅精彩书画作品中的跌岩起伏、强烈对比的“笔墨章法”,生动形象地表现了自然生命历经时间变迁后生命力的顽强不屈。再观壶体、壶盖造型上塑造的“甲虫”,壶盖造型上“偷偷”地长出的那一段“新枝”与整体“枯木”造型形成了强烈的鲜明对比,“枯木逢春”的艺术画面跃然于观赏者的脑海中,那种自然生命力的塑造不是强烈地具体造型的迸发,而是细微而带有顽强的表现,那是比任何具体造型都强烈的生命情感的表达。紫砂花器作品“生命之歌”塑造自然生命,直白的艺术名称和整体造型画面的寓意含蓄构成了艺术情感上的最初对立,从艺术上表达对自然生命的讴歌,却没有采用通常的万物生机勃发艺术形态的直观塑造,而是打破传统花器造型规整模式,塑造了富有生命抗争寓意的“枯木”艺术画面。

紫砂花器对艺术生命的塑造,采用直接形象的艺术手法塑造自然万物勃发的生命形态,这无疑是成功造型塑造的一般模式,如“天祈富贵”。然而,像作品“生命之歌”这般含蓄而“反面”地塑造自然生命的艺术形态同样是成功典例。相对来讲,个人更欣赏“生命之歌”这类花器艺术生命的塑造,虽然说花器的艺术特色是繁华艳丽的,但“生命之歌”更具艺术生命的爆发力,在塑造艺术生命抗争自然环境的同时,其艺术生命也被最大化地赋予,对自然生命的讴歌成为了其艺术生命点滴积累爆发的过程,虽然艺术画面是历经秋冬季节的“枯木”,但从自然生命到艺术情感无处不在讴歌着艺术生命的含蓄待发。

紫砂艺术是一门富有艺术生命的民间文化,尤其是紫砂花器更是深具艺术生命感染力。紫砂花器的造型方式形象而生动地再现自然生命,它注重与自然生命的思想情感交流,以最真实、最直接的艺术语言描绘艺术生命,赋予艺术造型以勃发的生命力,在艺术情感上表达对自然生命的赞美与讴歌。

来源:淘壶人紫砂学堂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news.taohuren.com